從交易規則看廣東和浙江設計理念的幾大差異_東方風力發電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看資訊 » 其他消息 » 正文

從交易規則看廣東和浙江設計理念的幾大差異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6-20   來源:能源新時代  作者:何愛民  瀏覽次數:274
核心提示:廣東和浙江的市場設計過程則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路徑:廣東主要依賴于清華大學等的國內市場專家,而浙江則廣開大門,全球性招標引入了PJM的設計人員和電科院專家。
  廣東vs浙江
  設計理念差異
  繼廣東電力現貨市場試運行后,浙江市場也與五月三十日正式試運行。
  從公開的市場規則看,由于現有的體制和法律規范的局限,兩大市場的頂層設計有眾多的共同之處,包括調度與交易中心分離、電網負責結算、規則由政府機關批準、監管職能政府部門間部分重疊,等等。
  同時,兩大市場均采用類似于北美的全電量出清的節點電價模式:電廠用節點電價計價,用戶則加權平均價結算(但可調度用戶在浙江則采用節點定價結算)。
  廣東和浙江的市場設計過程則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路徑:廣東主要依賴于清華大學等的國內市場專家,而浙江則廣開大門,全球性招標引入了PJM的設計人員和電科院專家。
  因此,由于參與設計的人員具有非常不同的經歷、背景和理念,兩地的規則設計差別巨大:廣東的粗放但監管嚴格,浙江的精致但自由度高;廣東的承前啟后,現有計劃經濟的痕跡明顯,浙江的新穎超前,更著重市場競爭。兩地規則,可謂各有利弊。
  本文概括總結兩地規則背后設計理念的差異和各自的優勢劣勢,不涉及比較好壞。由于本人沒有參與兩地的市場設計,個人體會可能與實際情況并不相符。
  如有錯誤,還望海涵。
  求穩vs標新
  廣東市場設計是自2015年九號文以來全國第一個公開的現貨市場設計。毫無意外地,“穩”似乎是規則設計的主軸。規則從對市場參與主體的分類和許可、對高成本機組的補助、對金融產品的排斥、對調度優先順序的重視,很多細節均體現了廣東設計人員和主管機關為保障市場成功而求穩的心態。
  浙江市場設計則吸收了許多國外自由市場理念,同時也考慮了本地各種法規、歷史、慣例等各種因素。許多設計細節反應了最新的國外“最佳實踐”,是對國內現有運行模式的根本性顛覆。浙江的新規則是否有水土不服的問題,只有時間才能告訴一切。
  大管家vs小當家
  廣東的規則將許多權力交給了由眾多市場參與主體組成的市場管理委員會,包括對機組的補貼建議(某種程度上的政府功能)、交易中心收費標準(政府功能)、市場規則修改的評估和初審、市場力控制參考價格(高度商業機密)等等。市場管理委員會職責廣泛。這種方式的優點是決策集中,工作效率高;缺點是權責不明或不相稱,市場規則變動可能很大或無法預測,委員會成員與某些具體事務或與其代表的群體可能有利益/利害沖突。
  與之相對應的是,浙江則將權力分散到眾多不同的部門。比如,市場管理委員會負責規則修改,獨立的監測機構負責監測市場參與主體的行為,獨立的糾紛處理機構處理成員間的沖突。這種方式的優點是權責分明,市場架構穩定,市場變動可以預期。缺點則是機構多,決策分散不協調。這種設計部分反映了國外現代監管理念:經濟監管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創造一個穩定的投資環境,而不是對市場價格或行為進行嚴密監管和控制。
  物理性vs金融性
  廣東的日前市場更像是一個提前的實時市場:用戶報量不報價、日前與實時偏差考核、和實時同樣的出清時段(15分鐘)。日前市場的出清結果更像是強制性的、物理性的。這種方式的優點是市場參與主體可以鎖定價格并提前計劃發電與用電,降低調度對實時系統運營的擔憂。缺點是對沖市場力影響的能力較弱(一個更嚴格的市場力控制措施變得更為必要),用戶也失去了一個選擇實時市場價格的機會。同時,偏差考核也可能讓用戶承受不必要也不合理的損失。最后,因為沒有負荷報價來對沖調度的預測誤差,預測錯誤的后果無法最小化。
  浙江的日前市場則更類似于國外的金融性的日前市場:用戶報量報價、沒有偏差考核、交易時段(30分鐘)長于實時調度時段(5分鐘)。除了機組組合,日前市場出清結果不是強制性的,電廠或用戶無需在實時按日前調度供電或用電。這種方式的優點是除了供需都可以鎖定價格,電廠的市場力在日前也由于負荷報價得到了控制。缺點是除了機組組合外,日前的出力與實時出力可能差別很大,增加實時系統運營的不確定性(盡管鎖定日前市場價格可以鼓勵市場參與主體按日前出清量發/用電)。
  實際成本vs機會成本
  廣東的規則提出了解決“不同成本機組同平臺競價”問題的方案,對高成本機組進行直接或間接的補貼(這種提法可能帶來非常嚴重的誤解,因為市場本質上就是要求不同成本機組同平臺競價)。這種設計可能是為了部分解決“缺失的錢”(missing money)和“缺失的市場”(missing market)的臨時過渡性措施(但也可能是永久性措施)。同時,廣東不將電能與備用共同優化,盡管滿足備用要求是出清的約束條件。這種方式的優點是為電廠向市場化過度提供了平穩過渡,電廠的實際成本(包括長期投資成本)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補償。缺點是補貼本身就可能創造了一個不平等競爭的環境:因為監管者對各機組的成本不會完全了解,補貼本身可能就不公平。根據廣東的最新報告,有補貼電廠的報價似乎遠高于邊際成本。這本身暗示補貼似乎過高。而且,沒有共同優化與出清,能量出清價或場外交易的備用沒有反映彼此的機會成本。
  浙江的規則將電能、備用和調頻共同優化,而且也沒有補貼。同時,浙江的規則明確提出了按機會成本補償的構想。這種方式的優點是電能與備用的價格更公平、合理和透明,系統總體運營成本更低,長期成本也可能因為競爭而更低。缺點則是電廠需要更多的時間熟悉多產品的共同優化,以便優化報價/發電策略。同時,浙江沒有涉及如何解決“缺失的錢”和“缺失的市場”的問題,邊際機組可能因為無法收回成本而關停,進而威脅系統可靠性。
  求快vs求好
  廣東的設計規則是全國八個試點地區中第一個公開市場規則的,體現了廣東敢開先河的優良傳統。但由于設計時程較短,規則略顯粗放。比如,SCED設計比較簡單,平衡賬戶包含了幾十項收入和支出,實時市場只對下一個15分鐘出清。這種方式的優點是軟件容易開發,市場可以很快開始運營,出清結果易于理解,結算程序相對簡單。但缺點也很明顯,它既可能降低系統的可靠性,增加了可靠性維護成本,價格也相對不透明(有時甚至“反直覺”)。
  浙江的規則則總體細膩,考慮周全,很多設計細節既考慮了系統可靠性,也考慮了未來可能的市場演化。就實時市場出清而言,它考慮未來30分鐘(三個5分鐘調度時段和一個15分鐘時段)的系統運行狀況。這種前瞻性調度/出清方式不但計算了下一個5分鐘的調度,而且也為未來幾個5分鐘留足了爬坡余地。其優點是系統運行更加安全可靠(尤其是當間歇性可再生能源比例較高或跨省交易變動頻繁時)。缺點是軟件開發成本高且費力耗時,調度結果有時難以理解。價格有時不完全反映未來5分鐘調度時段市場情況,可能需要對有損失的機組提供額外補償。
  交叉補貼vs斤斤計較
  廣東
  廣東的規則似乎對用戶間交叉補貼并不介意。比如其設計的平衡賬戶就幾乎無所不包:用阻塞贏余來支付幾乎除電能以外的所有開支(比如啟動與空載費用、特殊機組補償費用、用戶側偏差價差收益轉移、市場電費盈余、分攤未付款項、年度基數合約電量偏差電費等等),不足部分再向用戶收取。這種大雜燴式的處理方式雖然方便了結算(--避免了向用戶返還阻塞贏余的同時另外收取其他費用),但卻制造了交叉補貼,因為制造阻塞贏余的用戶并不一定是引起開支的同一批用戶。而且,這種隱藏式收費方式并不利于將來的金融輸電權市場的平穩過渡,因為交叉補貼的方式會令市場參與主體對現有阻塞贏余賬目的真實性產生懷疑。從試運行的結果看,阻塞贏余在試運行日為負。這是因為廣東目前計算的阻塞贏余并非真正的阻塞贏余(真實的阻塞贏余是按用戶側節點電價向所有用戶記費/收費,按電廠節點電價向電廠支付)。目前,廣東用目錄電價向非市場用戶記費,而不是按用戶側節點電價。如果目錄電價低于電廠節點電價,計算的阻塞贏余便為負。這種計算方式其實是將阻塞贏余全部返還給了非市場用戶,而沒有告訴市場真正的阻塞贏余。如果交叉補貼只占用戶總開支的一小部分,那么交叉補貼也就不是大問題。
  浙江
  浙江的規則沒有大賬戶的概念,每一項收費都非常詳細地按交易時段計算(但目前還不清楚收費細節是否會反應在用戶的賬單里)。總體來講,體現了誰受益誰付費的原則。其優點是避免了不必要的交叉補貼,促進了社會總體福利。但缺點是增加了電網的結算復雜度,用戶也可能無法完全了解產生的原因(有些用戶甚至也不想了解)。
  有限參與vs完全競爭
  廣東
  廣東的規則將機組分為不能參與市場的A類機組和可以參加的B類機組。它也排除了水電機組的參與,外省電也僅僅是作為邊界條件參與出清。參與市場競爭的機組基本上只剩下煤電與火電。這種有限參與的方式使得市場更加可控,有助于市場的成功演進。但缺點也非常明顯:雙軌制往往帶來低效率,因為各類機組雖然同臺競爭,卻面臨著不同的、扭曲了的機會成本,其報價可能偏離實際成本。
  浙江
  浙江的規則將所有機組放在同一起跑線,甚至某種程度上還包括外來電(外來電以地板價報價進入,按節點電價記費)和外送電。使電力供應側沒有被人為分割,盡可能保證了供應側的公平競爭和現貨價格不被過分扭曲,提高了社會總體福利。缺點是該方法對某些市場參與主體而言可能跨度過大,部分高成本機組可能會運營困難,外來電亦面臨無法對沖的價格風險或與合同曲線的偏差風險。
 
關鍵詞: 風電 電力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看資訊
點擊排行
 
 
二分彩怎么玩才能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