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風科技、遠景能源到協鑫集團 為什么“風光”巨頭都在賣電站?_東方風力發電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看資訊 » 其他消息 » 正文

從金風科技、遠景能源到協鑫集團 為什么“風光”巨頭都在賣電站?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6-20   來源:界面新聞  作者:江帆JF  瀏覽次數:252
核心提示:新能源行業掀起了一股電站資產出售潮。中國第一、第二大風機制造商,以及最大的民企光伏運營商均于近期出售了電站資產。
  新能源行業掀起了一股電站資產出售潮。中國第一、第二大風機制造商,以及最大的民企光伏運營商均于近期出售了電站資產。
  各家出售資產的背后邏輯,并不完全相同。
  遠景能源1.9億元出售近百兆瓦風電站
  協鑫新能源或將易主華能集團 其實早有預兆...
  日前,金風科技(002202.SZ)將全資子公司北京天潤新能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天潤)持有的德州潤津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稱德州潤津)100%股權,以9.3億元的價格轉讓給國開新能源。
  德州潤津主營風力發電項目開發業務,旗下擁有夏津一、二風電場項目,總裝機規模為200MW,其中一期項目于2016年底并網,目前已完成工程概算審計;二期項目于今年1月竣工,目前其竣工環境保護驗收調查結果正在公示中。
  截至2月28日,德州潤津資產總額16.1億元,負債總額11.8億元,凈資產為4.3億元。
  金風科技稱,本次股轉可實現溢價約6.37億元,“可補充流動資金,支持公司業務發展”。根據交易方案,雙方擬于今年6月完成資產交割確認。
  針對轉讓的具體原因,金風科技公告稱,“股權轉讓為北京天潤正常業務內容”。
  界面新聞就上述交易的相關問題采訪金風科技,該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暫不便就此事發表評論”。
  北京天潤是金風科技的全資子公司。截至2017年底,該公司累計核準裝機逾10GW,累計并網裝機5.2GW,躋身國內排名前十主流風電開發運營商行列,非央企第一名。
  一位資深風電人士對界面新聞表示,金風科技選擇在此時出售風電場,和風機廠商確認收入時間節點有關。一般而言,所中標的需在來年執行。
  “2018年,風機價格下降得尤為明顯,風機銷售的毛利很低,量大但利薄。對于上市公司來說,現在的風機利潤不足以提升其每股收益及每股凈利潤,因此,需要其他的手段來補充利潤。”該人士稱。
  這在金風科技一季度的財報中已有體現。其風機銷量增長,但因銷售價格下滑,毛利率承壓。一季度,金風科技營收同比增長39.8%至54億元;總毛利率為26.2%,同比下滑9.5個百分點。
  上述人士指出,所有風電公司都會規劃每年平穩增長的利潤。“大多數情況下,它們的利潤增長來自風機銷售的主業,若出現毛利或規模下降的意外情況,才會通過出售電站資產來補足。”她表示。
  另一方面,該人士指出,金風科技并不希望自己的電站規模越來越大,而是保持一個總控的體量。“每年有新增的開發,那么部分存量的項目就可以轉換掉。”她說。
  這些說法也在金風科技內部員工處得到證實。一不愿具名的金風科技內部員工對界面新聞稱:“現階段,機組銷售的利潤遠沒有電站開發高。”
  他表示,金風科技每年都有正常的風電場出表,這是公司的戰略選擇,“不可能一直做風電場的資產規模擴張,畢竟負債率較高,需要降一降。”
  截至2018年底,金風科技并網的自營風電場權益裝機容4.7GW,在建的風電場權益裝機容量為1.5GW。
  賣風電資產的還有國內第二大風機制造商遠景能源。
  5月28日,遠景能源宣布將旗下遠景匯力100%的股權以1.9億元的價格出售給天能重工(300569.SH)。該交易標的擁有并運營長子石哲99MW風電電站。
  此前,遠景能源公布了將在今年剝離部分業務的計劃,以實現杠桿率的降低。該方案包括出售總計300MW的國內風電場以及其他非核心資產。
  同樣的電站出售也發生在光伏行業。
  6月4日,國內最大新能源民企協鑫集團宣布,將出任旗下主營光伏電站開發的上市平臺——協鑫新能源(00451.HK)的控股權,由中國五大發電集團之一的華能集團接手。
  在補貼拖欠、重資產以及高負債的拖累下,光伏行業中實力強勁的民營企業,也不得不放棄電站業務這一現金“奶牛”,拱手相讓于國企。
  協鑫新能源為全球第二大光伏電站運營商,在民企中持有最多的光伏電站資產。截至2018年底,該公司國內外總裝機容量約7.3GW,在全球持有211座電站。
  一位光伏行業分析人士對界面新聞表示,協鑫的“放手”有被迫的成分。他認為,目前運營重資產的電站,對民企很難。因為融資成本高、補貼拖欠嚴重、地方秋后算賬等帶來的壓力,不是民企能承受的。
  “資本和重資產只能交給國企。” 該人士說。
  除了協鑫新能源外,國內第二大光伏電站民營運營商晶科電力,也在為脫手電站資產做準備。今年4月,沖刺IPO的晶科電力在發行文件中表示,將延伸開展光伏電站轉讓業務,自主開發及建設完光伏電站后,將轉讓給購買方。
  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晶科能源,紐交所代碼:JKS)副總裁錢晶此前對界面新聞稱,該公司也受到了國家補貼拖欠的壓力。“但目前還沒有剝離電站業務的考慮,”她表示,晶科電力的最終方向是清潔能源發電和能源服務,如果出售資產,一定是出于資產重組和優化的考慮。
  目前,晶科電力國內并網光伏電站3.2GW,并網時間主要集中于2015-2018年。
  自去年“531”光伏新政發布后,中國光伏電站資產交易呈爆發性增長。
  據《2019中國光伏電站資產交易白皮書》統計,新政發布后半年時間內,國內光伏電站資產交易容量和金額超過2015-2017年三年總和,分別達約1.3GW、89.27億元。
  通常而言,企業開發電站后有兩個選擇:一是長期持有,靠發電收入細水長流;二是短期變現,當期有一個較大的利潤回報。選擇哪種方式,這取決于各家企業自己的決策。
  上述資深風電人士指出,遠景能源和協鑫集團出售電站背后的邏輯較為相似,兩者都屬于現金流較為緊張的公司。
  雖然電站項目的回收率很好,但回收期很長,一般為六到八年。
  “遠景收購電池業務后現金吃緊,因此寧可現在就出手。”該人士稱。“從大環境看,毛利下降和補貼退坡的壓力客觀存在。”
  另一方面,企業開發電站所需的項目出資一般都和銀行二八、三七配比,大部分資金來自銀行。因此,企業具有償債義務,過了寬限期需還本付息,也面臨較大壓力。
  在上述金風科技內部員工看來,風電、光伏行業出售電站的背后原因完全不一樣。
  他認為,風機廠商賣資產是短期的經營行為,為毛利降低的短期陣痛;光伏企業賣資產則是長期的戰略轉型選擇。
  “風電行業中,國有資本參與度非常高,差錢的真不多。光伏不一樣,民營資本的高度參與導致抗政策風險的能力明顯不足。”他說。
  對于遠景能源的資產出售,他表示,相信長期持有風電場不是遠景的戰略選擇,特殊時期平滑業績能夠理解。
 
 
[ 看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看資訊
點擊排行
 
 
二分彩怎么玩才能赢钱